窑神庙公园

编辑:擂鼓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14 11:34:00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信息栏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窑神庙公园是位于北京的一座庙宇。

目录

窑神庙公园公园简介

编辑
窑神庙公园
窑神庙公园 (12张)
来到门头沟圈门就能看见雕刻着“门头沟之源”那方巨大的石碑,看见经过重新修缮过的大戏楼、过街楼,以及书写着“窑神庙公园”的高大的石牌坊。
  窑神庙公园这地方,上世纪50年代伊始,是圈门中小学校区。而今,在地区新城建设和棚户区改造中,不仅重新修缮了破损残缺的大戏楼、过街楼,恢复重建了窑神庙。而且,把大戏楼、过街楼、窑神庙规划建设为一个花草葱茏、树木繁茂的公园。公园里的参天古树,窑神庙的青砖灰墙,展现了采煤、称煤、运煤、售煤等煤业的六个铜质雕塑,让我们重新看到圈门乃至京西门头沟地区煤业历史文化,也了解了昔日煤窑窑主、商人与广大窑工、百姓截然不同的社会生活情形等。
  笔者在门头沟生活了几十年,五六岁记事以后,耳濡目染了父辈那代人在门矿、西山矿工作的许多事情。像他们去井下工作乘坐的罐笼,下井采煤用的尖儿镐,头上戴的头灯,运煤的翻斗车,井下巷道里的顶板、窑柱、溜子板这些东西,他们经常说给我们听。“文革”那段时间,有的单位停了产,门矿、西山矿却没停。不光运煤的火车每天还在门矿和城子火车站之间不断地往返;矿工们也是照样夹着饭盒去上班,换上工服戴上头灯下井作业。那时候的好多矿工,是解放初从河北、山东等地来到门头沟的几个煤矿挣钱养家的,一般家庭有四五口、六七口人,工资收入普遍四五十块钱,勉强够一家人花销。矿工家庭比非矿工和农民家庭能多享受的一个“待遇”,就是每月有个煤条。你别小看那个煤条,那年月对老百姓来说,等于解决了取暖做饭问题。不过,矿工家庭也有担心问题。担心什么?担心井下出事儿。谁家在井下上班的到点没回来,一准会坐卧不安地左等右盼。特别是听到救护车“乌拉乌拉”的声音,就更担心了,生怕……
  说到井下出事儿,笔者马上想起电影《矿灯》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元北京矿务局门门头沟煤矿的泥塑展览。这两个文化产品,讲的全是矿工群众在旧社会被奴役被压迫的情形。就以门矿泥塑展览为例,那个展览分为5个展室,几十组群雕、上百个人物雕像,造型逼真,活灵活现。展室里漆黑冰冷的井下巷道,黑心的把头用脚往罐笼里踹矿工,巷道里矿工光着脊背弯着腰刨煤拉煤,河滩上野狗撕咬死亡矿工,以及矿工百姓迎接解放军进驻煤矿,政府和解放军、矿工群众审判恶霸把头等情形,至今还留在那代人和广大参观者的记忆里。很遗憾,那个泥塑展八十年代初给拆了,参观过的人只留下些印象。
  今天的窑神庙公园绿树成荫,花草葱郁。但其背后是圈门地区的煤业历史与文化,是清康熙到乾隆再到民国那几百年的几家欢喜几家愁。史料记载,进入民国后,每年腊月十七日窑神生日当天,窑神庙都举行祭祀活动。祭祀活动上,窑主在窑神面前摆上酒肉馒头等贡品,对着窑神和煤窑窑口烧香磕头,假借祈祷窑神“保佑煤窑平安,保佑大家平安”,让窑工百姓分享到一时的少量的酒肉馒头等(贡品),获取窑工百姓的信任,实则是为了榨取窑工更多血汗钱,致窑工永远身处“两块石头夹一块肉”恶劣处境下。
  历史永远不会褪色。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,更难忘掉曾经的被奴役被欺凌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。就像今天我们漫步在窑神庙公园里,或多或少你都能感知到剥削与被剥削、压迫与被压迫的情形,感知到劳动者“今天”和“昨天”的差别。虽然这里已然见不到几处煤窑的影子、见不到面向窑神三叩九拜。但是,窑神庙公园承载的已经逝去的一段段斑驳沧桑的煤窑史,还留下很多值得后人思考的问题。[1] 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景观景点 地理